成都6名新型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来源:成都6名新型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2020-03-29 12:16:39


“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难应对的病毒,它的传播力很强,虽然年轻人感染后的重症率很低,但整体重症率明显高于流感。”张文宏说,“而且存在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他们没有临床症状,病原学检测却呈阳性,给疫情防控带来了挑战。”随着国内疫情防控进入“下半场”,无症状感染者已引起中央高度重视。这类患者有较强的免疫能力,可以在感染病毒后14天内不发病,病毒在其体内存在时间超过三周,具有传染的可能性。他们如果没有被及时发现和隔离,就存在社区传播的隐患。在张文宏看来,这正是新冠病毒的狡猾之处,所以“上海对入境来沪人员实施100%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这一规定很有必要,可以最大限度地筛查来自境外的无症状感染者。

西塔拉曼承诺为每位医疗工作者提供为期3个月的500万卢比(约47万元人民币)保险,并宣布向老年人、遗孀、农民和日薪劳动者直接提供现金援助。

对于日薪劳动者,每个工人将平均增加2000卢比(约189元人民币)作为额外收入。农民每人2000卢比将在4月第一周分期发放,西塔拉曼说,8690万农民将因此立即受益。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套方案帮助那些需要立即帮助的穷人,比如农民工和城乡贫困人口。没有人会挨饿。”西塔拉曼说。

借此机会,我要再次强调,病毒无国界,国际社会唯有加强团结互助,才能战胜疫情。中国支持包括荷兰在内的各国抗疫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努力挽救更多的生命,不存在某些人所说的“地缘政治考虑”。合作过程中即使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可以实事求是地加以解决,而不应作政治化解读。我们期待荷方关于口罩质量问题的进一步调查结果,如有需要,中方将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依法协助开展调查。中方将继续全力支持荷方的抗疫努力,携手战胜病毒这一共同的敌人。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保护贫困人口,印度财政部长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3月26日宣布一项1.7万亿卢比(约1606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救助计划。

如果我们身边存在无症状感染者,该怎么办?吴凡说,老百姓加强个人防护是最有效的手段,主要方法就是勤洗手以及在一些场合戴口罩。在政府管理层面,则要加强医疗卫生系统的监测防控网络。近日,上海在117家发热门诊的基础上,增加建设182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热哨点诊室,就是这方面的有力举措。发热门诊和发热哨点诊室构建的全市网络可以及时发现病毒感染者,并有望通过流行病学调查找到无症状感染者。此前,就是流调发现了无症状感染者这一群体。

张文宏26日在线解答留学生、华侨华人防疫问题时,表示无症状感染者不是感染者的主流,那么国内如今为何高度重视这类感染者呢?他解释说,我国目前处于疫情防控“下半场”,本土病例很少,所以越来越重视无症状感染者。而很多欧美国家处于疫情防控“上半场”,主要应对的是有症状感染者。这种重视程度差异,是不同防控阶段所决定的。问:3月28日荷兰一些媒体报道称,荷兰从中国购买的60余万只口罩存在质量问题,被卫生部全部召回。请问您对此有何评论?

在3个月内,每人1000卢比(约94元人民币)的补助将分两次发放给3000万老年人、遗孀、残疾人。西塔拉曼还宣布,有2亿女性账户持有人在未来3个月内可获得每月500卢比(约47元人民币)补贴。

今天下午,上海市科协生物医药专业委员会主办的“病毒演变、进化、传播的基础研究与防治实践——从SARS到COVID-19”研讨会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谈及无症状感染者问题,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新冠肺炎上海专家治疗组高级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在会上表示,这是我国进入疫情防控“下半场”的一类重要监测目标。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上海市预防医学会会长吴凡指出,防止被这类人员感染的最有效手段,是加强个人防护。

徐宏: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荷双方一直就共同抗击疫情保持密切沟通和良好合作。近一个多月来,随着荷兰疫情形势发展,中方致力于向荷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对于3月28日媒体有关荷兰从中国购买的一批口罩存在质量问题的报道,大使馆高度关注,并在当晚第一时间与荷兰外交部、卫生部联系,了解核实有关情况。29日,我本人应约与荷兰医疗护理大臣范莱恩通话。范莱恩大臣表示,真诚感谢中方为荷兰抗击疫情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关于荷方从中国采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佩戴的问题,荷方正在进一步厘清有关情况,俟有结果,将第一时间向中方通报。希望这一孤立事件不会影响两国在抗击疫情领域的友好合作。我对范莱恩大臣通报上述情况表示感谢。